年终国际观察之欧债篇:曙光初现 阴霾犹在

欧洲银行业单一监管机制(SSM)在欧元区国获得共识等
  中新社北京12月28日电 题:曙光初现 阴霾犹在   中新社记者 曾嘉   2012年末,人们在庆幸走过“世界末日”的时候,还惊喜地发现折磨世界经济四年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急初现转机。正如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日前发表的圣诞贺词所言:2012年是欧元危急的拐点年,近几个月来付出的“努力将见到成效”。   范龙佩所言,是指欧洲稳定机制(ESM)生效,希腊成功实施债务重组与回购,援助西班牙银行业协议达成,欧洲银行业单一监管机制(SSM)在欧元区国获得共识等。这一切都令投资者对危急的紧张情绪得以暂缓,对欧元区崩溃的预期降温。   不外回顾2012年的欧债时间,年初的两轮临时再融资操纵并没有带来危急局势的明显好转。相反,伴随西班牙、意大利陷入债务危急,希腊受援谈判进展缓慢。由此带来的是国际资源大量流出,欧元汇率急剧下挫,金融市场大幅振荡,国际评级机构也频繁调降这几个国家评级,甚至连欧元区第二大经济体的法国也未能幸免。   进入第三季度,西班牙、意大利的债务状况纷纷亮起“红灯”,局势骤然紧张。作为欧元区大经济体,有分析称,这两国的融资成本高到难以承受的地步,将直接威胁到欧元的存亡。   欧元区的决策者们不得不选择“置之死地而后生”。7月底,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承诺将“尽其所能捍卫欧元”;9月,新购债计划出台,直接货币交易(OMT)计划决定在二级市场无限量购买成员国国债,以压低成员国融资成本。随着欧洲央行、欧盟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三驾马车”的积极介入,欧洲列国全力推进政策协调,处理欧债危急的路线图日益清晰。   10月,更加“给力”的欧洲稳定机制ESM正式启动,作为一个常设性救助机制,与OMT配合,ESM实质上能获得无限量的资金支持。临近年底,欧元区正式批准向希腊发放救助存款,并就建立欧洲银行业单一监管机制时间表达成共识。   除外部货币与财政政策支持,重债国自身也进行了却构性改革。希腊经过选举,新政府已经在紧缩政策上与“三驾马车”达成共识;意大利、西班牙、爱尔兰等国的改革力度相当坚决,且获得成效。   一系列改革令欧债危急曙光初现,反映在欧股走暖,欧元汇率止跌回升。不外,不少分析者仍忧心忡忡。尽管债务重组和回购有助于增加希腊资源流动性,处理了迫在眉睫的债务偿付问题,但该国经济萎缩和银行业务收缩等导致债务重组的深层次压力在一定时期内很难改变,债务水平仍将继续上升。   别的,欧元区政府大刀阔斧削减开支,无奈经济复苏疲不能兴,希腊、西班牙的失业率已经达到25%左右,欧洲明年几乎铁定步入经济衰退。同时削赤、减支、降薪、裁员引发的反政府示威,成为今年欧洲多个重债国的“家常便饭”。   欧债引发的政治风险不断上升。以希腊为例,经济持续下滑很可能会导致联合政府的瓦解,如果支持率持续上升的极左或极右政党上台,国际救助计划很可能会破裂,届时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将大增。同时,支持欧元区当下政策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明年将面临选举考验,获得国际信誉的意大利总理受蒂已经因为国内右翼势力的反弹而辞职。   瑞信亚洲区首席分析师陶冬告诉中新社记者,明年欧债曝出新问题的机会不小。其中西班牙是危急四伏的区域,明年2至4月,该国大量国债要续期,其银行所面临的储蓄外流也未停止。而法国情况也堪忧,该国就业市场正迅速好转,增税措施又令经济雪上加霜,消费势必出现萎缩,并令财政收入下降。一旦市场质疑法国的主权信用,可能牵连整个欧洲尤其是银行业。   虽然困难重重,但欧元区在2012年至少迈出了坚定的一步。经过4年的痛苦与思考,欧洲国家已经确信,解除欧债这颗不定时炸弹,除制度改革,别无它途,即欧元区最终须实现彻底的财政、货币政策与金融业监管统一。然而由于欧元区各成员国众口难调,改革涉及复杂繁琐的法律和制度程序,欧元区强化一体化目标、推动实现金融同盟和财政同盟,任重而道远。(完)